首頁

 

 文建會主委 邱坤良 序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音像藝術學院院長 井迎瑞 序
 國立臺灣大學 歷史學系副教授 吳密察 序
 國立政治大學 新聞學系教授暨系主任 馮建三 序
 世新大學  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副教授暨系主任 齊隆壬 序


文建會主委

  邱坤良 序

老影片的新生命

電影乃人類文明產物,現代國家的電影產業也多半與其現代化同步發展,台灣理應如此,不過,台灣電影史的第一章也是日本在台殖民史的第一頁,充滿時代的詭譎與歷史的無奈感。
台灣電影伴隨著殖民者的施政策略,以及都市商業活動而發展,它從日本傳入台灣之際,正值全球性的民族主義與文化思潮,並進入所謂「大正民主」時期。電影作為新興的影像媒介,原是台灣總督府用來宣傳現代文明與帝國精神的工具,卻也間接開擴了殖民地的國際視野與民族精神。

一九二○年代初台灣文化協會成立時,即把「活動寫真」(電影)列為啟迪民智的手段,以「美台團」為名的電影巡迴隊在各地播映電影,藉著影片內容傳播新知,為台灣人民做「文化啟蒙」,也為台灣電影業奠定基礎。

日治時期的台灣電影製作以日本人為主,隨後台灣人也紛紛加入電影行列。當時的影片五彩繽紛,有劇情片,也有紀錄片、教育片,內容或呈現台灣風土人情、產業景觀,或宣揚殖民地政府成果。不論內容如何,都屬珍貴的電影史料,而且,不只是台灣電影史的重要資產,從殖民者角度,亦屬日本電影史寶貴的一頁,其文化價值可想而知。可惜數十年來物換星移,日治時期與台灣有關的影片大多散佚,僅少部分獲得保存,殊為可惜,因為電影不僅是藝術、產業,也是寶貴的資產。除了紀錄片、教育片傳達豐富的人文資訊,劇情片的生活場景、街道景觀、人物衣著、動作、語言也經常反映時代環境與文化觀念,電影史料的散佚,不啻是集體情感與共同記憶的流失。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籌備處年前蒐藏到一批日治時代的台灣影片及相關文物,包含168卷35mm及16mm的黑白影片、135件准演執照、對白本,以及電影放映機。這批影片有台南州廳政府的宣導教育片,也有台灣各地的寫真紀錄片,包括南進台灣系列,與日月潭、台南(安平、赤崁樓、延平郡王祠)、新高山(玉山)、阿里山、嘉義等地的珍貴畫面。此外,還有幾件以米老鼠為主角的美國早期動畫片。

這批電影史料數十年來流落民間,因保存環境不佳,嚴重毀損,其中不少影片已有齒孔破損現象。而且,影片屬於易燃的硝酸片,超過攝氏四十度即可能化為灰燼,隨時都有損毀的可能。經過熱心人士居中聯繫,文建會所屬的台史博購得這批電影資產。
為了保存這批沉睡超過六十年,得來不易的珍貴史料,台史博積極進行修復計劃,特別委託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音像學院進行二年的資料整理、修補及數位化。影片修復工程雖小,過程卻十分艱難,不但需要精密的技術,也要投入極大的毅力與耐心。在紀錄片專家井迎瑞教授主持下,修復工程進行順利,預計明年即可修復完成,將隨時隨地呈現在觀眾面前,讓關心這批電影資料的人鬆了口氣。

日治時期老電影片的重生,影像文化資產獲得保存,為台灣早期電影史增添寶貴的畫面,而透過播映,讓觀眾瞭解數十年前台灣的地理景觀與人文風貌,有助於拓展國人的歷史視野,具有深刻的文化意涵。前述台史館日治時期老影片的蒐集、整理、修復、典藏、播放,是台灣電影史值得珍惜的一頁,也是文建會的寶貴經驗、良好的開端。
以目前的行政組織架構,文建會並非電影主管機關,但基於文化保存、推廣與藝術創作理念,過去十年來,也致力於影像藝術創作,以及影像文化資產的保存與維護。近年來更推動紀錄片的創作、推廣與國際交流,除了舉辦國際紀錄片雙年展、主題影展、建置影音資料庫,並鼓勵大專學生攝製敘事短片,期望年輕人能由日常生活中擷取創作素材,發揮創意,培養說故事能力。

文建會未來將結合所屬機關與各界力量,為台灣影像藝術的創作、保存、推廣奉獻更大的心力。前述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已從今年起移師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舉辦,並以此作為雙年展常設性機構,創下國內影音藝術與美術館合作的首例。
此外,眾所矚目的「華山創意園區」正進行兩座電影廳的興建工程,預計明年春季開始播映國片、藝術電影及紀錄片,期望能建立民眾與電影對話的場域,並使電影產業的各個環節得以在華山匯聚,為台灣電影之振興,提供新的力量。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音像藝術學院 院長 井迎瑞 序

片格轉動間的台灣顯影

2003年透過一位古物收藏界的朋友得知在嘉義有一批日據時代的老電影正尋找買主,這批影片數量相當可觀有168捲之多,有紀錄片、劇情片、動畫片、甚至教學影片等。我循線數度來到嘉義,經過鑑定我發覺這批影片內容涵蓋非常廣,從軍事、政治、歷史、到科學、衛生各領域都有,是當年台灣總督府在台灣各地教育民眾的「電化教育」教材,這是多年來在我的經驗與記憶當中有關早期台灣電影史料最重要的一次出土。

1901年日人高松豐次郎把電影帶進了台灣,在此後的四、五十年間在台灣的電影活動十分的活絡,包括映演、拍攝、紀錄、教育等等,讓台灣居民經歷了電影文化的洗禮,直到1949年以上海電影為基礎的電影工業與電影文化隨著國民政府輾轉來到了台灣,其實是這兩支源流匯合形成了日後的「台灣電影」,然而由於戰爭與時代變遷,甚至是自然因素的摧殘,使得大量的早期台灣電影迅速的流失,日據時代的影片更僅是一些斷簡殘篇,難以窺其全貌,此批影片之發現能相當程度地彌補此一缺憾。

當我和片主議價的時候我才發覺競爭者頗眾,有個人也有機構,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處也在其中。我後來聽說片主有意將這批影片拆散以便脫售,後更聽說日本電視台也有意收藏,我自不樂見此事發生,在使命感驅使下我遂主動拜訪了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處呂理政主任,希望我們能共同努力將這批影片留在台灣並把它們修復,然後進行後殖民詮釋,生產歷史知識,讓它們再一次的為人民服務建構歷史記憶。呂主任很認同我的看法,經過了他的努力之下,這批影片終於在台灣歷史博物館找到了永遠的家,後又在文建會的經費支援完成了本複製與典藏計畫。我從事電影文化資產維護與保存的工作二十年來,經常會碰到在歷史關鍵時刻出現不對的人做不對的事,以致文化資產遭到破壞留下無可彌補的遺憾,這件事卻讓我感到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出現了對的人,而做了對的事,片格轉動間才能再現台灣往日顯影,台灣社會才有機會去修補逝去的集體記憶。


國立臺灣大學

歷史學系 副教授 吳密察

1895年日本領有台灣的時候,也正好是世界上出現電影的年代。電影以一種最有力的紀錄與表述工具,在20世紀大放異彩。

在台灣的例子來說,影片所具有的紀錄與表述功能,首先被殖民統治者所利用。1920年前後,台灣總督府便利用在山地放映「活動寫真」的方式,向台灣原住民展現「神奇的科技」與外面世界(尤其是日本)的強盛與進步。顯然,總督府就是要利用影片所具有的強大震懾效果和「眼見為真」的說服力。這樣的脈絡,還有內容廣泛的各種「教育影片」。這些「教育影片」,包括推廣農業技術的影片、指導生活規範的社會教育影片、強調統治政績及推動新政策的宣傳片,甚至還有1930年代大量出現以號召戰時增產、動員人心、強化戰時意志為目的宣傳片。另一個脈絡,則是利用影片所具有的紀錄功能,以影片記錄台灣的人文、景物和各種殖民者的儀典性活動。因此,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不少具有殖民主義觀點的各種台灣記錄影片,最主要的包括強調台灣熱帶風物和原住民的影片,還有殖民官僚的視察、儀典等的影片。1923年日本皇太子來台灣視察的「東宮行啟」,更安排攝影人員隨行,一路拍攝紀錄影片。

台灣的外部形貌,在近100年間有了激烈的變化。我們已經很難想像19世紀末年台灣人物、地景和習俗的面貌。時隔世易,這些20世紀前期充滿殖民主義偏見和殖民者政治目的影像資料,如今因此也成為我們可以據以重建可以視見(visible)之20世紀前半期台灣面貌的重要線索。


國立政治大學

新聞學系 教授暨系主任 馮建三

台灣多山,而且是高山,沒有山、少了山、少了高山,台灣就沒有了趣味、少了趣味。現在,假使我們要書寫全台、也是東亞第一高峰玉山的影像文化史,我們想一圓好奇,究竟住在這塊土地的人,是怎麼看玉山的?

觀看這些舊影片,我們納悶了。玉山,也就是殖民者當年命名為「新高山」者,怎麼是這副模樣?這個角度的玉山,應該是從現在已成新中橫的公路,大約一千公尺的地方,朝東拍攝:灰黑灰黑的影像緩慢移動分作兩半,橫呈在影框的上半端。左邊那個活像濟公帽、形狀比較壯碩的,是玉山東峰;右邊山體小了一號,如假包換,正是玉山主峰。這跟當前的玉山標準形象,完全不同。

玉山的標準形象,最快要到1943年以後,才可能開始打造。日本戰敗前兩年,玉山北峰測候所竣工,從這裡向東南望去,眼前的龐碩山體,偉岸聳立,向人致意,當年的攝影技術不發達、攀爬路線迥異於今,人們的玉山視覺經驗,自然昔非今比。

睹物思情、追昔撫今,好奇的人不免看著影片,展開思索之旅。為什麼稱作「玉」山呢?有些人將這座山命名為「莫理森」。住在現今梅山與東埔的人,即便同是布農族,也各自給了不同的名字。藉由一甲子之前的影像,好奇的人沿途追蹤,不但再次領悟「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並且從山名的更替,大興考掘的念頭,想要了解背後的人與人的關係演變史。布農族人的、原住民的、漢人的、西洋人的、日本人的... 這就是歷史影像的魅力,一觸百發。單捲影像的
個別畫面已然如此,等到所有168捲都完成典藏並流通,國人因感受到了歷史縱深而油然產生的厚實領會,又豈是區區文字可解?


世新大學

廣播電視電影學系 副教授暨系主任 齊隆壬

歷史、記憶、影像

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籌備處委託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進行的「館藏日據時代電影資料整理及數位化計畫」,即將進行第一次的成果公開,這的確是一件令人欣喜之事。這再次說明了圖像或影像紀錄,可等同文字紀錄一般重要,而從西方近十多年來影視史學的發展,即可窺證一二。

這次首批出土、修復成數位格式的影片,估計約有80部之多,皆為日理時代台灣所攝製的35mm電影片,且類型豐富,計有劇情片、紀錄片、動畫片等,總長度超過700分鐘。這批出土影片,無疑會對研究台灣在日理時代下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產生重大影響,而其中又以紀錄片最為珍貴。一般而言,歷史是過去之事,常以文字形式出現,而記錄片卻以活動影像和聲音嘗試紀錄歷史當下,於是人可以從紀錄片中發現真實及歷史記憶,歷史記憶已經從文字跳躍至影像範疇,這是一種更真實、貼近生活的記憶,歷史不但可如圖像般的再映,而且真實記憶又得召喚返回。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的整個概況和庶民生活型態,素材從農業、工業、學生到原住民。亦可得知昭和8年(1933)台灣專賣收入數字;而鴉片吸食者由1900年的17萬人至1933年(昭和8年)的2萬人。在《南進台灣》中介紹了日月潭、台南、嘉義等地風光名勝;阿里山的櫻花、火車和3000年的神木。更有趣者以霓虹燈招牌文字的疊影表示台北夜生活的活力。在影片內又看到了急駛的火車、輪船、飛機等,可以看出日本人的「寶島台灣」、「新興台灣」的策略與意圖,用平實的拍攝技巧及旁白,真實呈現日治台灣的整體面貌,此種意圖已超越了刻板的政治文宣;對此,不得不令人深思及討論。

這次出土、修復的影片,定會是我們最珍貴的文化資產。

 

 

 
館址:709台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話:06-3568889 傳真:06-3564981 首頁:http://www.nmth.gov.tw/